# bem/102000000.xml.gz
# cmn_Hant/102000000.xml.gz


(src)="1"> Ifilimo
(trg)="1"> 目錄 ​

(src)="2"> January 8 , 2000
(trg)="2"> 2000 ​ 年 ​ 1 ​ 月 ​ 8 ​ 日

(src)="3"> Abalefwaisha Ukundapwa no Kulepulwa Ukwabula Ukubikwamo Umulopa Balefulilako
(trg)="3"> 不 ​ 輸 ​ 血 ​ 內 外科 ​ 療法 ​ 日趨 ​ 普及 ​

(src)="4"> Ukundapa no kulepula kwabula ukubikamo umulopa nomba nakuseeka sana .
(trg)="4"> 今天 , 不 ​ 輸 ​ 血 ​ 內 外科 ​ 療法 ​ 越來越 ​ 普及 。

(src)="5"> Mulandu nshi abalefwaya kwene bafulile fi ?
(trg)="5"> 為什麼 ​ 呢 ?

(src)="6"> Bushe nakuwamapo ukucila ukubikwamo umulopa ?
(trg)="7"> 不 ​ 輸 ​ 血 ​ 的 ​ 療法 ​ 安全 ​ 嗎 ?

(src)="7"> 3 Basolwesolwe mu Kundapa Ukwabula Umulopa
(trg)="8"> 3 醫學 ​ 先驅

(src)="8"> 4 Ukubikwamo Umulopa — Ilyashi Lyalenga Abantu Ukupaashanya pa Myaka Iyingi
(trg)="9"> 4 輸 ​ 血 ​ 療法 ​ 惹 ​ 爭議

(src)="9"> 7 Abalefwaisha Ukundapwa no Kulepulwa Ukwabula Ukubikwamo Umulopa Balefulilako
(trg)="10"> 7 不 ​ 輸 ​ 血 ​ 內 外科 ​ 療法 ​ 日趨 ​ 普及

(src)="10"> 12 Banacifyashi Abalwala AIDS Bali mu Bwafya
(trg)="11"> 12 你 ​ 想 ​ 學習 ​ 外語 ​ 嗎 ?

(src)="11"> 16 Ukwaafwa Abalungulushiwepo
(src)="12"> 19 Ukwiba Abantu — Kusangwike Ubukwebo bwa mwi Sonde Lyonse
(trg)="12"> 14 喝 ​ 咖啡 ​ 會 ​ 令 ​ 你 ​ 體內 ​ 的 ​ 膽固醇 ​ 水平 ​ 升 ​ 高 ​ 嗎 ?

(src)="13"> 20 Ukwiba Abantu — Munsokwe Uusangwike Ubukwebo
(trg)="13"> 20 愛滋病 ​ 媽媽 ​ 左右為難

(src)="14"> 24 Ukwiba Abantu — Ifikalamba Ifyalenga Ukuti Kubeko
(trg)="15"> 23 伸手 ​ 援助 ​ 酷刑 ​ 受害者
(trg)="16"> 28 世 聞 點滴

(src)="15"> 26 Ukwiba Abantu — Bushe Kuti Kwapwa ?
(trg)="18"> 31 竹園 — — 夢想 ​ 成 ​ 真

(src)="16"> 32 ‘ Baali Aba Kupembeesula ! ’
(trg)="19"> 32 他 ​ 總 ​ 是 ​ 無法 ​ 把 ​ 書刊 ​ 留 ​ 為 ​ 己 ​ 用

(src)="17"> Ifya Kumona Imyata Iyaseeka 14
(trg)="20"> 令 ​ 人 ​ 驚嘆 ​ 的 ​ 昆蟲 ​ 世界 15

(src)="18"> Imyata iingi yashimpwa pa kutiine mipashi ne fisambilisho fya mipepele ifya bufi .
(trg)="22"> 對 ​ 流行 ​ 的 ​ 習俗 ​ 懷 ​ 有 ​ 平衡 ​ 的 ​ 看法 26

(src)="19"> Ni shani fintu Umwina Kristu alingile ukumona imyata ya musango yo ?
(src)="20"> Bushe Nkakwateko Kardi wa Kukongwelapo ?
(src)="21"> 29
(trg)="23"> 不 ​ 少 ​ 習俗 ​ 起初 ​ 都 ​ 源 ​ 於 ​ 迷信 , 或 ​ 跟 ​ 異教 ​ 主張 ​ 有 ​ 密切 ​ 關係 。

(src)="22"> Abacaice bafwile ukupoosako sana amano kuli ci cipusho , ukusanshako ubusuma no bubi bwaba muli kardi wa kukongwelapo .
(trg)="24"> 基督徒 ​ 對 ​ 這些 ​ 習俗 ​ 該 ​ 有 ​ 什麼 ​ 看法 ?

# bem/102000001.xml.gz
# cmn_Hant/102000001.xml.gz


(src)="1"> Basolwesolwe mu Kundapa Ukwabula Umulopa
(trg)="1"> 醫學 ​ 先驅 ​

(src)="2"> UMWINA Belgium wa myaka ya bukulu 61 , uwe shina lya José , uwa ku kalitauni ka Oupeye , aebelwe ukuti alekabila ukubikwamo ilibu limbi .
(trg)="2"> 若 澤 ​ 是 ​ 比利時 人 , 在 ​ 烏 佩 ​ 這個 ​ 小鎮 ​ 出生 。
(trg)="3"> 若 澤 ​ 剛剛 ​ 年 ​ 過 ​ 60 , 醫生 ​ 就 ​ 跟 ​ 他 ​ 說 , 他 ​ 須要 ​ 動 ​ 一 ​ 次 ​ 肝 ​ 移植 ​ 手術 。

(src)="3"> Atila , “ Ici cintu camponeshe pa musao . ”
(trg)="4"> 若 澤 ​ 說 : 「 這 ​ 可是 ​ 我 ​ 一生 ​ 當中 ​ 最 ​ 難 熬 ​ 的 ​ 一 ​ 關 ​ 了 。 」

(src)="4"> Imyaka fye 40 iyapitapo , tacatalile acumfwikapo ukuti umuntu nabamubikamo ilibu limbi .
(trg)="5"> 僅 ​ 在 ​ 40 ​ 年 ​ 前 , 要 ​ 動 ​ 肝 ​ 移植 ​ 手術 ​ 簡直 ​ 匪夷所思 。

(src)="5"> Nangu ni muli ba 1970 , abalepusuka pa balebikwamo amabu bali fye mupepi na mapesenti 30 .
(trg)="6"> 即使 ​ 在 ​ 70 ​ 年代 , 接受 ​ 這 ​ 類 ​ 手術 ​ 的 ​ 人 ​ 的 ​ 存活率 ​ 也 ​ 只 ​ 有 ​ 百 ​ 分 ​ 之 ​ 30 ​ 左右 。

(src)="6"> Nangu cibe fyo , ilelo , ukubika amabu mu bantu cintu cilecitwa lyonse , kabili banono fye balefwa .
(src)="7"> Nalyo line kuciliko ubwafya ubukalamba .
(trg)="7"> 但 ​ 今天 , 肝 ​ 移植 ​ 手術 ​ 已經 ​ 十分 ​ 普遍 , 成功 ​ 機會 ​ 也 ​ 比 ​ 以前 ​ 高 ​ 多 ​ 了 。

(src)="8"> Apantu pa kubika ilibu mu muntu kulaba umulopa uwingi uusuuma , badokota ilingi line balabikamo umulopa ilyo balebombela umulwele .
(trg)="8"> ​ 不過 , 動 ​ 這 ​ 種 ​ 手術 ​ 卻 ​ 要 ​ 冒 ​ 個 ​ 大 ​ 風險 , 就是 ​ 病人 ​ 在 ​ 手術 ​ 期間 ​ 常常 ​ 大量 ​ 失血 , 故此 ​ 醫生 ​ 通常 ​ 都 ​ 會 ​ 給 ​ 病人 ​ 輸 ​ 血 。

(src)="9"> Pa mulandu wa fisumino fyakwe ifya mipepele , José alikeene ukumubikamo umulopa .
(trg)="9"> 若 澤 ​ 渴望 ​ 動 ​ 手術 , 但 ​ 基於 ​ 個人 ​ 的 ​ 宗教 ​ 信仰 , 他 ​ 卻 ​ 不 ​ 願意 ​ 輸 ​ 血 。

(src)="10"> Lelo , alefwaya ukumubikamo ilibu .
(trg)="10"> 有 ​ 辦法 ​ 可以 ​ 兩全其美 ​ 嗎 ?

(src)="11"> Bushe kuti cacitika ?
(src)="12"> E fyo bamo bengepusha .
(trg)="11"> 有些 ​ 人 ​ 也許 ​ 認為 ​ 沒有 。

(src)="13"> Lelo umukalamba wa badokota babombela abantu capamo na babomfi banankwe bamwene ifyo kuti bamubombela fye bwino ukwabula no kumubikamo umulopa .
(trg)="12"> 可是 , 外科 ​ 主任 ​ 醫生 ​ 倒 ​ 覺得 , 即使 ​ 在 ​ 開刀 ​ 時 ​ 不 ​ 給 ​ 若 澤 ​ 輸 ​ 血 , 手術 ​ 成功 ​ 的 ​ 機會 ​ 也 ​ 相當 ​ 高 。

(src)="14"> Kabili ifyo fine fye e fyo bacitile !
(trg)="13"> 結果 , 他們 ​ 真 ​ 的 ​ 動 ​ 了 ​ 這麼 ​ 一 ​ 次 ​ 手術 , 而且 ​ 十分 ​ 成功 !

(src)="15"> Inshiku fye 25 pa numa ya kumubombela , José alifumine mu cipatala no kubwelela ku mwakwe ku mukashi no mwana wakwe umwanakashi .
(trg)="14"> 手術 ​ 後 ​ 才 ​ 25 ​ 天 , 若 澤 ​ 已經 ​ 完全 ​ 康復 , 可以 ​ 回家 ​ 跟 ​ 妻 ​ 女 ​ 團聚 ​ 了 。

(src)="16"> *
(trg)="15"> *

(src)="17"> Pa mulandu wa kulamuka kwa balya badokota abo magazini wa Time eta ukuti “ impalume sha fya cipatala , ” umuti wabulamo umulopa no kulepula ukwabula ukubikwamo umulopa nomba nakuseeka ukucila na kale lyonse .
(trg)="16"> ​ 多虧 ​ 一些 ​ 醫術 ​ 精湛 ​ 的 ​ 外科 ​ 醫生 , 不 ​ 輸 ​ 血 ​ 內 外科 ​ 療法 ​ 大大 ​ 流行 ​ 起來 , 普遍 ​ 程度 ​ 前所未有 ; 《 時代 》 雜誌 ​ 更 ​ 把 ​ 這些 ​ 醫生 ​ 稱 ​ 為 「 醫學 ​ 英雄 」 。

(src)="18"> Lelo mulandu nshi abengi balekufwaila ?
(trg)="17"> 可是 , 醫學界 ​ 為什麼 ​ 要 ​ 發展 ​ 不 ​ 輸 ​ 血 ​ 手術 ​ 呢 ?

(src)="19"> Pa kwasuka ico cipusho , lekeni tupituluke mu lyashi lyakokwesha ililenga ukupusana pa lwa mimwene ya kubikwamo umulopa .
(trg)="18"> 要 ​ 了解 ​ 事情 ​ 的 ​ 來龍去脈 , 我們 ​ 得 ​ 先 ​ 看看 ​ 輸 ​ 血 ​ 療法 ​ 背後 ​ 一 ​ 段 ​ 不 ​ 光彩 ​ 的 ​ 歷史 。

(src)="20"> [ Futunoti ]
(trg)="19"> [ 腳 注 ]

(src)="21"> Inte sha kwa Yehova shimona opareshoni ya kukuushishamo ifilundwa fya mubili ngo mulandu wa kuipingwila ukulingana na kampingu .
(trg)="20"> 耶和華 見證 人 ​ 認為 , 人 ​ 可以 ​ 按照 ​ 個人 ​ 的 ​ 良心 , 決定 ​ 是否 ​ 接受 ​ 器官 ​ 移植 ​ 手術 。

(src)="22"> [ Icikope pe bula 3 ]
(trg)="21"> [ 第 ​ 3 ​ 頁 ​ 的 ​ 圖片 ]

(src)="23"> Pali nomba kuliko badokota ukucila 90,000 mwi sonde lyonse abailandile abene ukuti bali abaipeelesha ukundapa Inte sha kwa Yehova ukwabula umulopa
(trg)="22"> 目前 , 全球 ​ 超過 ​ 九萬 ​ 個 ​ 醫生 ​ 已 ​ 公開 ​ 表明 , 他們 ​ 樂意 ​ 採用 ​ 不 ​ 輸 ​ 血 ​ 療法 ​ 治療 ​ 耶和華 見證 人

# bem/102000002.xml.gz
# cmn_Hant/102000002.xml.gz


(src)="1"> Ukubikwamo Umulopa — Ilyashi lyalenga Abantu Ukupaashanya pa Myaka Iyingi
(trg)="1"> 輸 ​ 血 ​ 療法 ​ 惹 ​ 爭議 ​

(src)="2"> Dokota Jeffrey McCullough atile , “ Nga ca kuti insandesande shakashika isha mu mulopa shali e muti uupya pali lelo , kuti cakosa sana ukusuminishiwa ukuubomfya . ”
(trg)="2"> 「 如果 ​ 紅血球 ​ 是 ​ 今天 ​ 才 ​ 發明 ​ 的 ​ 新 ​ 藥物 , 它 ​ 要 ​ 得到 ​ 合法 ​ 認可 ​ 絕 ​ 非 ​ 易 事 。 」 — — 傑 弗 里 · 麥 卡洛 ​ 醫生 。

(src)="3"> MU MUPEPO wa 1667 , ishilu lyasakatuka ilye shina lya Antoine Mauroy lyaletelwe kuli Jean - Baptiste Denis , dokota walumbuka uwa kwa Louis Mfumu yalenga 14 iya ku France .
(trg)="3"> 1667 ​ 年 ​ 冬 , 有 ​ 人 ​ 把 ​ 暴戾 ​ 的 ​ 瘋子 ​ 安 托 萬 · 莫 魯 瓦 , 帶 ​ 到 ​ 醫師 ​ 讓 巴 蒂 斯 特 · 德 尼 ​ 面前 ​ 來 。

(src)="4"> Denis akwete umuti uyo atile kuti waposha ubushilu bwa kwa Mauroy .
(src)="5"> Atile pa kuti umulwele wakwe apole kano abikwamo umulopa wa ng’ombe .
(trg)="4"> 德 尼 ​ 醫師 ​ 在 ​ 法國 ​ 相當 ​ 有名 , 連 ​ 國王 ​ 路易 ​ 十四 ​ 也 ​ 認識 ​ 他 。

(src)="6"> Nalyo line Mauroy tapolele .
(trg)="5"> 莫 魯 瓦 ​ 害 ​ 了 ​ 躁狂 症 。

(src)="7"> Pa numa ya kubikwamo umulopa umuku wa bubili , alyumfwileko eyefilya .
(trg)="7"> 可是 , 莫 魯 瓦 ​ 並 ​ 沒有 ​ 霍然 ​ 而 ​ 愈 。

(src)="8"> Lelo mu kwangufyanya fye ubushilu bwalibwele na kabili muli ulya umwina France kabili ukwabula no kupoose inshita alifwile .
(trg)="8"> 誠然 , 輸 ​ 過 ​ 第 ​ 二 ​ 次 ​ 血 ​ 後 , 他 ​ 的 ​ 情況 ​ 有 ​ 所 ​ 改善 , 但 ​ 沒 ​ 多 ​ 久 , 安 托 萬 ​ 再度 ​ 狂 性 ​ 大發 , 稍 ​ 後 ​ 更 ​ 死 ​ 去 ​ 了 。

(src)="9"> Nangu ca kuti caishileishibikwa pa numa ukuti Mauroy afwile kuli sumu wa arsenic , amatukuto ya kwa Denis pa lwa kubikamo umulopa wa nama yabalamwine ukupaashanya kukalamba mu France .
(trg)="9"> ​ 後來 , 莫 魯 瓦 ​ 被 ​ 斷定 ​ 死 ​ 於 ​ 砒霜 ​ 中毒 , 但 ​ 德 尼 ​ 以 ​ 動物 ​ 的 ​ 血 ​ 做 ​ 試驗 , 卻 ​ 在 ​ 法國 ​ 境 ​ 內 ​ 引起 ​ 了 ​ 激烈 ​ 爭議 。

(src)="10"> Kuli pele pele , mu 1670 ukubikwamo umulopa kwalibindilwe .
(trg)="10"> 最後 , 法國 ​ 於 ​ 1670 ​ 年 ​ 下令 ​ 禁止 ​ 輸 ​ 血 。

(src)="11"> Mu kupita kwa nshita , Ing’anda ya mafunde iya ku Britain ukusanshako fye na papa bonse babindile ukubikwamo umulopa .
(trg)="11"> 不久 , 英國 ​ 國會 、 甚至 ​ 教宗 ​ 都 ​ 相繼 ​ 採取 ​ 同樣 ​ 行動 。

(src)="12"> Pa myaka 150 iyakonkelepo , ukubikwamo umulopa takwatalile akulandwapo .
(trg)="12"> 在 ​ 接著 ​ 的 ​ 150 ​ 年 , 輸 ​ 血 ​ 一 ​ 事 ​ 在 ​ 世上 ​ 湮沒 無 聞 , 被 ​ 人 ​ 忘 ​ 得 ​ 一乾二淨 。

(src)="13"> Amasanso ya Kutendekelako
(trg)="13"> 早期 ​ 的 ​ 風波 ​

(src)="14"> Muli ba 1800 , ukubikwamo umulopa kwalibukulwilwe .
(trg)="14"> 19 ​ 世紀 , 輸 ​ 血 ​ 療法 ​ 捲土重來 。

(src)="15"> Uwa kutendeke cipya cipya ali cimbusa umuNgeleshi uwe shina lya James Blundell .
(trg)="15"> 令 ​ 輸 ​ 血 「 重整旗鼓 」 的 , 首 推 ​ 英 籍 ​ 產科 ​ 醫師 ​ 詹 姆 斯 · 布 倫 德 爾 。

(src)="16"> Mu kuba ne nshila shakwe ishawaminako ne fisolobelo fyakwe ifyacishapo ukuwama , e lyo no mupampamina wakwe uwa kufwaya ukubomfya umulopa wa buntunse , Blundell alengele ukuti abantu batendeke na kabili ukutontonkanya pa lwa kubikwamo umulopa .
(trg)="16"> 布 倫 德 爾 ​ 堅持 ​ 只 ​ 用 ​ 人 血 , 而且 ​ 把 ​ 輸 ​ 血 ​ 技術 ​ 加以 ​ 改良 , 又 ​ 運用 ​ 先進 ​ 儀器 , 令 ​ 輸 ​ 血 ​ 再度 ​ 成為 ​ 大眾 ​ 焦點 。

(src)="17"> Lelo mu 1873 , dokota umwina Poland , F .
(trg)="17"> ​ 可是 , 波蘭 ​ 醫生 ​ 耶 塞 柳 斯 ​ 卻 ​ 於 ​ 1873 ​ 年 ​ 公布 ​ 一 ​ 個 ​ 驚人 ​ 發現 , 令 ​ 輸 ​ 血 ​ 療法 ​ 的 ​ 前景 ​ 頓時 ​ 黯淡 ​ 下來 。

(src)="18"> Gesellius , alengele ukubikwamo umulopa uko kwabukulwilwe ukukanaluminishiwa pa mulandu wa kusanga kwakwe ukwa kutiinya : Ukucila pali hafu wababikilwemo umulopa e bafwile .
(trg)="18"> 耶 塞 柳 斯 ​ 發現 , 在 ​ 接受 ​ 輸 ​ 血 ​ 的 ​ 病人 ​ 當中 , 超過 ​ 一半 ​ 都 ​ 活 ​ 不 ​ 下去 。

(src)="19"> Pa kumfwa ici , badokota balumbuka batendeke ukusuusha imyundapile ya kubikamo umulopa .
(trg)="19"> 有名 ​ 的 ​ 醫生 ​ 知道 ​ 後 , 都 ​ 紛紛 ​ 開始 ​ 譴責 ​ 輸 ​ 血 。

(src)="20"> Na kabili ukundapa kwa kubikamo umulopa kwabwelele pa nshi .
(trg)="20"> 輸 ​ 血 ​ 的 ​ 受 ​ 歡迎 ​ 程度 ​ 再次 ​ 下降 。

(src)="21"> Lyene , mu 1878 , dokota umwina France Georges Hayem apwishishe ukupanga umuti wasongoloka uwe shina lya saline solution , uyo aatungile fyo kuti wapyanikapo umulopa .
(trg)="21"> ​ 到 ​ 了 ​ 1878 ​ 年 , 法國 ​ 醫師 ​ 喬治 · 阿 揚 ​ 研製 ​ 出 ​ 一 ​ 種 ​ 鹽 溶液 , 聲稱 ​ 它 ​ 能夠 ​ 代替 ​ 血液 。

(src)="22"> Ukupusanako no mulopa , umuti wasongoloka uwa saline tawakwetemo ubusanso , tawaletimba , kabili cali icayanguka ukuusenda .
(trg)="22"> 鹽 溶液 ​ 跟 ​ 血液 ​ 不 ​ 一樣 ​ 的 ​ 是 , 鹽 溶液 ​ 沒 ​ 副作用 , 不 ​ 會 ​ 凝固 , 而且 ​ 運送 ​ 方便 。

(src)="23"> Na muli fyo , saline solution iya kwa , Hayem e yatendeke ukubomfiwa mpanga fye yonse .
(trg)="23"> 順理成章 ​ 地 , 鹽 溶液 ​ 被 ​ 人 ​ 廣泛 ​ 使用 。

(src)="24"> Ku ca kupapusha , nangu cibe fyo , abantu na kabili bafwaile umulopa .
(trg)="24"> 但 ​ 奇怪 ​ 的 ​ 是 , 人們 ​ 不久 ​ 又 ​ 再 ​ 贊成 ​ 輸 ​ 血 。

(src)="25"> Mulandu nshi ?
(trg)="25"> 為什麼 ​ 呢 ?

(src)="26"> Mu 1900 , umwina Austria we shina lya Karl Landsteiner dokota wa pathology asangile ukuti umulopa waba mu misango yalekanalekana , kabili ukuti te lyonse umulopa ubombela pamo no unankwe .
(trg)="26"> ​ 1900 ​ 年 , 奧地利 ​ 病理學家 ​ 卡爾 · 蘭 德 ​ 施 泰 納 ​ 發現 , 血液 ​ 可 ​ 分 ​ 為 ​ 不 ​ 同 ​ 類型 ; 血型 ​ 不 ​ 一樣 , 血液 ​ 不 ​ 一定 ​ 能 ​ 彼此 ​ 相 ​ 容 。

(src)="27"> E mulandu wine tushingapapila umulandu abengi ababikilwemo umulopa mu nshita ya ku numa balefwila !
(trg)="27"> 怪不得 ​ 以往 ​ 接受 ​ 輸 ​ 血 ​ 的 ​ 病人 ​ 不 ​ 少 ​ 都 ​ 遭逢 ​ 不測 !

(src)="28"> Pali lelo ico kuti casengaukwa pa kushininkisha fye ukuti ulya alepeela umulopa akwete umusango umo wine no mulopa wa ulebikwamo .
(trg)="28"> 但 ​ 現在 , 只要 ​ 確定 ​ 供血 者 ​ 跟 ​ 受 血 者 ​ 的 ​ 血液 ​ 能夠 ​ 相 ​ 容 , 醫護 人員 ​ 就 ​ 不 ​ 會 ​ 重 ​ 蹈 ​ 覆轍 ​ 了 。

(src)="29"> Ubu bwishibilo bwalengele badokota ukubukulula cipya cipya ukucetekela kwabo mu kubikamo umulopa ilyo fye Inkondo ya Calo iya 1 yatendeke .
(trg)="29"> 醫學界 ​ 知道 ​ 後 , 對 ​ 輸 ​ 血 ​ 重 ​ 拾 ​ 信心 。
(trg)="30"> 事情 ​ 的 ​ 發展 ​ 剛好 ​ 趕 ​ 上 ​ 第一次 世界 大戰 。

(src)="30"> Inkondo no Kubikwamo Umulopa
(trg)="31"> 輸 ​ 血 ​ 與 ​ 世界 大戰 ​

(src)="31"> Mu Nkondo ya Calo iya 1 , abalebikwamo sana umulopa bashilika balecenwa .
(trg)="32"> 第一次 世界 大戰 ​ 期間 , 受傷 ​ 的 ​ 士兵 ​ 都 ​ 給 ​ 大量 ​ 輸 ​ 血 。

(src)="32"> Ca cine , umulopa ulatimba bwangu , kabili ku numa tacali na kucitika ukusenda umulopa ku nkondo .
(trg)="33"> 當然 , 血液 ​ 很 ​ 快 ​ 就 ​ 凝結 , 要 ​ 把 ​ 它 ​ 運送 ​ 到 ​ 戰場 ​ 去 , 以往 ​ 幾乎 ​ 是 ​ 不 ​ 可能 ​ 的 。

(src)="33"> Lelo ku kutendeka kwa ba 1900 , Dokota Richard Lewisohn , uwa pa cipatala ca Mount Sinai Hospital mu New York City , alibombeshe pa kupanga umuti wa ku kanatikamika umulopa uwitwa ukuti sodium citrate .
(trg)="34"> 但 ​ 在 ​ 20 ​ 世紀 ​ 初 , 紐約 市 ​ 西奈 山 ​ 醫院 ​ 的 ​ 理查 德 · 萊 維 松 ​ 醫生 ​ 卻 ​ 發現 , 檸檬酸 鈉 ​ 可以 ​ 防止 ​ 血液 ​ 凝固 。

(src)="34"> Uku kulunduluka kwa kucincimusha kwamwenwe kuli badokota nge cipesha amano .
(src)="35"> Dokota Bertram M .
(trg)="35"> 這個 ​ 突破 ​ 令 ​ 醫學界 ​ 大 ​ 感 ​ 振奮 , 有些 ​ 醫生 ​ 甚至 ​ 把 ​ 事情 ​ 視 ​ 為 ​ 奇跡 。

(src)="36"> Bernheim , shing’anga walumbwike pali ilya nshita alembele ukuti : “ Cali fye kwati akasuba kapene ukwiminikwa shilili . ”
(trg)="36"> 當年 ​ 在 ​ 醫學界 ​ 享 ​ 負 ​ 盛名 ​ 的 ​ 伯特 倫 · 伯恩 海 姆 ​ 醫生 ​ 寫 ​ 道 : 「 就 ​ 像 ​ 太陽 ​ 給 ​ 人 ​ 弄 ​ 停 ​ 了 ​ 一般 。 」

(src)="37"> Kwaliko ukufwaisha kwakulilako ukwa mulopa mu Nkondo ya Calo iya 2 .
(trg)="37"> ​ 第二次 世界 大戰 ​ 爆發 , 令 ​ 人們 ​ 對 ​ 血 ​ 的 ​ 需求 ​ 大 ​ 增 。

(src)="38"> Mpanga fye yonse kwali ifipampa fyalembelwepo amashiwi ya kuti “ Sanguleni Umulopa , ” “ Umulopa Wenu Kuti Wapususha Umuntu , ” na “ Alipeele Umulopa Wakwe .
(trg)="38"> 呼籲 ​ 捐 ​ 血 , 上面 ​ 寫 ​ 著 : 「 請 ​ 即 ​ 捐 ​ 血 」 、 「 捐 ​ 血 ​ 救 ​ 人 」 和 「 他 ​ 已經 ​ 捐 ​ 了 ​ 血 , 你 ​ 又 ​ 怎樣 ​ 呢 ? 」

(src)="39"> Bushe Na Imwe Te Kuti Mupeeleko Umulopa Wenu ? ”
(src)="40"> Pa mulandu wa uku kukoselesha abengi balisangwilileko umulopa wabo .
(trg)="39"> 一 ​ 類 ​ 口號 ​ 的 ​ 海報 ​ 觸目皆是 , 人們 ​ 也 ​ 積極 ​ 響應 。

(src)="41"> Mu Nkondo ya Calo iya 2 , mupepi na malita amamilioni 6 e yapeelwe mu United States .
(trg)="40"> 在 ​ 第二次 世界 大戰 ​ 期間 , 美國 人 ​ 共 ​ 捐 ​ 出 ​ 大約 ​ 1300 萬 ​ 個 ​ 單位 ​ 的 ​ 血 。

(src)="42"> Catunganishiwa ukuti ukucila pa malita 260,000 aya mulopa e yalonganikwe no kusalanganishiwa mu London .
(trg)="41"> 據 ​ 估計 , 在 ​ 倫敦 ​ 籌集 ​ 和 ​ 輸出 ​ 的 ​ 血液 ​ 超過 ​ 26 萬 ​ 升 。

(src)="43"> Lelo kwena , ukubikwamo umulopa kwaleteleko amalwele ayengi , nga fintu caishileishibwa mu kwangufyanya .
(trg)="42"> 當然 , 輸 ​ 血 ​ 絕 ​ 不 ​ 是 ​ 百分之百 ​ 安全 ​ 的 , 它 ​ 附帶 ​ 的 ​ 風險 ​ 很 ​ 快 ​ 就 ​ 顯露 ​ 出來 。

(src)="44"> Amalwele Yapitila mu Mulopa
(trg)="43"> 經 ​ 輸 ​ 血 ​ 感染 ​ 疾病 ​

(src)="45"> Pa numa ya Nkondo ya Calo iya 2 , ukulunduluka kukalamba mu fya miti ya cipatala kwaleteleko ukulepula uko inshita imo baleti takwingacitwa .
(trg)="44"> 第二次 世界 大戰 ​ 後 , 醫學 ​ 發展 ​ 一日 千里 , 一些 ​ 從前 ​ 無法 ​ 想像 ​ 的 ​ 外科 ​ 手術 ​ 通通 ​ 成為 ​ 可能 。

(src)="46"> Pali uyu mulandu akabungwe kalipangilwe mu fyalo fyonse akalesanga indalama ishishaifulila ukupitila mu kulapayanya umulopa wa kubikamo abalwele , uo badokota bamwene ukuti ufwile fye ukubapo ilyo abalwele balebombelwa .
(trg)="45"> 結果 , 醫生 ​ 開始 ​ 把 ​ 輸 ​ 血 ​ 當 ​ 作 ​ 正規 ​ 手術 ​ 程序 , 專門 ​ 供應 ​ 血液 ​ 的 ​ 企業 ​ 應運而生 。
(trg)="46"> 這 ​ 種 ​ 全球 性 ​ 企業 ​ 每 ​ 年 ​ 的 ​ 營業額 ​ 以 ​ 億 ​ 美元 ​ 計 。

(src)="47"> Mu kwangufyanya , nangu cibe fyo , kwaliko isakamika lya malwele yendela pamo no kubikwamo umulopa .
(trg)="47"> ​ 但 ​ 沒 ​ 多 ​ 久 , 醫學界 ​ 開始 ​ 關注 ​ 到 ​ 經 ​ 輸 ​ 血 ​ 傳染 ​ 疾病 ​ 一 ​ 事 。

(src)="48"> Ku ca kumwenako , mu nkondo ya bena Korea , mupepi na mapesenti 22 aya babikilwemo umulopa balilwele ubulwele bwa ku libu uko e kuti mupepi ne miku itatu ukucila pa cipimo ca balwele mu Nkondo ya Calo iya 2 .
(trg)="48"> 且 ​ 舉 ​ 個 ​ 例 。
(trg)="49"> 在 ​ 南北 韓 ​ 交戰 ​ 期間 , 給 ​ 輸入 ​ 血漿 ​ 的 ​ 人 ​ 有 ​ 接近 ​ 百 ​ 分 ​ 之 ​ 22 ​ 都 ​ 感染 ​ 了 ​ 肝炎 。

(src)="49"> Muli ba 1970 , akabungwe ka U.S .
(trg)="50"> 這個 ​ 數字 ​ 幾乎 ​ 是 ​ 第二次 世界 大戰 ​ 時候 ​ 的 ​ 三 ​ 倍 。

(src)="50">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katungenye ukuti pa mwaka abalefwa ku bulwele bwa ku libu pa mulandu wa kubikwamo umulopa bali 3,500 .
(trg)="51"> 到 ​ 了 ​ 70 ​ 年代 , 美國 ​ 疾病 ​ 控制 ​ 中心 ​ 估計 , 每 ​ 年 ​ 有 ​ 多 ​ 達 ​ 3500 ​ 人 ​ 死 ​ 於 ​ 經 ​ 輸 ​ 血 ​ 感染 ​ 的 ​ 肝炎 。

(src)="51"> Bambi batunganya ukuti icipendo cali imiku 10 ukucilapo .
(trg)="52"> 有些 ​ 人 ​ 推測 , 實際 ​ 的 ​ 死亡 ​ 人數 ​ 可能 ​ 要 ​ 比 ​ 這個 ​ 數目 ​ 高 ​ 10 ​ 倍 。

(src)="52"> Pa mulandu wa kukwata bamashini basuma abengamona ubulwele buli mu mulopa e lyo no kusala bwino abalepeela umulopa , impendwa yabaleambula ubulwele bwa ku libu ubwa hepatitis - B yalicefiweko .
(trg)="53"> ​ 全 ​ 賴 ​ 檢驗 ​ 血液 ​ 的 ​ 方法 ​ 不斷 ​ 改良 , 篩選 ​ 捐血 者 ​ 時 ​ 也 ​ 更加 ​ 謹慎 , 經 ​ 輸 ​ 血 ​ 感染 ​ 乙 型 ​ 肝炎 ​ 的 ​ 個案 ​ 才 ​ 逐漸 ​ 減少 。

(src)="53"> Lelo lyene ubulwele bwa ku libu ubupya kabili inshita shimo ubwakwata akashishi kepaya ubwa hepatitis C bwaipeye abengi .
(trg)="54"> 可是 , 新 ​ 病毒 ​ 丙 型 ​ 肝炎 ​ 卻 ​ 接踵而來 , 奪 ​ 去 ​ 不 ​ 少 ​ 人 ​ 的 ​ 生命 。

(src)="54"> Catunganishiwa ukuti abena Amerika amamilioni yane e bayambwile aka kashishi , kabili abengi bakambwile ukupitila mu kubikwamo umulopa .
(trg)="55"> 據 ​ 估計 ​ 在 ​ 400 萬 ​ 個 ​ 感染 ​ 病毒 ​ 的 ​ 美國 人 ​ 當中 , 數 十萬 ​ 人 ​ 是 ​ 因 ​ 輸 ​ 血 ​ 而 ​ 染病 ​ 的 。

(src)="55"> Ca cine , ukuceeceeta kwashininkishiwa mu kupelako kwalengele ubulwele bwa hepatitis C ukukanaseeka .
(src)="56"> Nalyo line , abengi batila amalwele na yambi kuti yatumbukamo kabili lintu yaishibikwa ninshi abengi balilwala kale .
(trg)="56"> 誠然 , 嚴格 ​ 測試 ​ 血液 ​ 使 ​ 經 ​ 輸 ​ 血 ​ 感染 ​ 丙 型 ​ 肝炎 ​ 的 ​ 病人 ​ 減少 ​ 了 , ​ 但 ​ 有些 ​ 人 ​ 卻 ​ 害怕 ​ 新 ​ 危機 ​ 再次 ​ 湧現 , 發現 ​ 時 ​ 卻 ​ 為時已晚 。

(src)="57"> Ukufilwa na Kumbi : Umulopa wa Kashishi ka HIV
(trg)="57"> 一波未平 , 一波又起 : 輸 ​ 血 ​ 傳染 ​ 愛滋病 ​

(src)="58"> Muli ba 1980 , casangilwe ukuti umulopa kuti wabamo akashishi ka HIV , akalenga AIDS .
(trg)="58"> 80 ​ 年代 , 導致 ​ 愛滋病 ​ 的 ​ 病毒 ( 人體 ​ 免疫 ​ 缺陷 ​ 病毒 , 以下 ​ 簡稱 ​ HIV ) ​ 被 ​ 發現 ​ 可以 ​ 通過 ​ 血液 ​ 傳播 。

(src)="59"> Pa kubala , abapoka umulopa ku bantu tabalefwaya ukumfwa ukuti umulopa bapokele nalimo walimo akashishi ka HIV .
(trg)="59"> 起初 , 血 庫 ​ 負責人 ​ 都 ​ 不 ​ 願 ​ 考慮 ​ 血液 ​ 供應 ​ 不潔 ​ 的 ​ 可能性 , 還 ​ 質疑 ​ HIV ​ 對 ​ 人 ​ 的 ​ 威脅 ​ 到底 ​ 有 ​ 多 ​ 大 。